一荻th

佛系德云女孩 散粉 随心更文

【沙雕小段】性感逗哏 在线抽风

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您以为台上说的段子都是假的呐??

接下来带您领略一下相声演员的生活风采。

接下来请您欣赏德云社群口节目——《逗哏的一万种抽风方式》

【饼四】

算了,饼爷日常想起一出是一出,四爷都习惯了。

 

【良堂】

“咳咳咳……周宝宝……我以后没办法照顾你了,你要保护好自己啊。虽然我走了,但是我把这些画都留给你。以后都要好好吃饭,不要怕胖……”

“先生,您不就是想让我把手里的烟掐咯看你画画嘛……说的这么凄惨。”

“周九良,你是真的一点生活情趣都没有!”

“孟鹤堂!!!你刚才是不是说我胖来着!”(九良掀桌.JPG)“晚饭我不吃了!你自己吃去吧!”

“这样啊,那我锅里炖的牛肉……”

“不吃多浪费啊孟哥~咱吃饭吧!”

自家养大的孩子,除了宠着还能怎么办。吃饭!

 

【祥林】

“阎鹤祥先生,您是否决定跟您身边的先生过度一生”

“是的”

“阎鹤祥先生,您真的愿意和您身边的先生共赴余生,工作上相互扶持,生活上相互照料吗?”

“我愿意”

“恭喜您,喜提麒麟神兽一只,而且他已向您发起回家申请。”

“???你直接说我师父找我不就得了???”

“快点的吧,我说了七点回家,一会迟到了我爸就该说咱俩了!”

“那你刚才一本正经地浪费我五分钟???”

“这么说你刚才那些话都是假的???”

“我……”

 

【九辫】

最暖心舅舅——张云雷在给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孩——安迪小朋友讲故事

“从前有只小兔子,他跑着跑着就撞树上了。然后就被猎人捡走了,于是那个猎人每天都来这个树桩旁边等着……”

“舅舅~这个兔子为什么会撞在书上啊?”

“因为他眼睛太小了,啥也看不见……”

贤良淑德的舅妈——杨九郎先生:“???”

“那,舅舅,那个猎人干吗每天都在这等着啊?”

“因为他腿不好呗”您的好友一语致胜·馕上线

“不不不,安迪别听你舅妈瞎说,那个猎人是等着骑兔子呢”

“哦,那小兔子还来不来了?”

“来!因为他憋着骑那猎人呢~”

“杨九郎!你给我滚!!!”

 

【鱼进锅】

“谦儿哥!我想你啊!!!呜呜呜~”

“德纲啊,我就半小时没见你,你咋变得跟安迪似的?”

“我想你啊!我想你想的都不行不行的了!”

“???你是不是在隔壁看孩子们秀恩爱呢?快回来吧,我沏茶等你!”

“哎哎哎!来了!”


【采访体】某知名老艺术家竟与搭档在台上公然亲亲!疑似好事将近

【一荻】

各位读者久等啦!今天一荻记者团奔赴前线,竟然偶然挖到了巨糖!

大家心目中冷淡的周老师与其拍拖多年的搭档孟老师竟公然在台上玩起了亲亲!

现场一众粉丝得到了满足,并当场炸成烟花,并且导致诸多粉丝血糖浓度急剧飙升。

现场情况到底如何,两位当事人对此事又有什么回应呢?

下面就请大家跟随我的脚步,前排吃瓜吧!

首先我们先来采访一下粉丝朋友们

你好,这位粉丝朋友,我是孟周小报的记者。请问今晚的整个过程您都看到了吗?

【粉丝A】

啊!!!我当然看到了!!!今晚的小先生是什么神仙啊!!太宠了吧,我死了我死了……

【一荻】

这位粉丝请您稍微控制一下,控制一下……

这位粉丝似乎不大冷静啊,咱们采访一下他旁边的这位朋友

【粉丝B】

我老公居然在台上光明正大的亲别人了!!!哼!生气!

我另一个老公说相声的时候居然被人亲了!哼!更生气了!!!

我才不会嗑他俩呢!  哎呀!真甜

【一荻】

这位粉丝朋友,您让我想起一句文言文:

你可真是想瞎了心了。

就目前情况来看,台下的观众都疯了,咱们去后台看看当事人和师兄弟们怎么说罢!

(一荻友情提示:前方高甜,单身读者请自备人形抱枕;其他读者请自备胰岛素、心脏起搏器、瓜子儿、小板凳等)

 

【后台沙发上,孟老师正窝在周老师怀里,孟老师举着手机,周老师正在给孟老师揉腰,俩人仿佛实在跟朋友视频聊天】

 

【一·硬着头皮·差点被周老师眼刀杀死·荻】

两位老师今晚表演辛苦了!很抱歉打扰两位……

【孟鹤·超级软萌·堂】

哎?你是不是上次那个……??谁谁谁谁来着?

【一·被偶像记得满眼星星·荻】

对对对!上次也采访过您,我是一荻。

【孟鹤堂】

饼哥,我这采访呢,先挂了啊

【一荻】

烧老师嘛?介意我采访一下嘛?我们也想问问烧老师的看法。

【孟鹤·超级爽快·堂】

呐,手机给你,你问吧

【一荻】

饼爷您好,我是上次采访过您的记者,一荻!请问您对今晚两位老师演出中的小插曲有什么看法呢?

【饼爷】

你看看你看看,你上次还问我这俩人私底下关系怎么样,这回让你们看看,这俩人腻味着呢!这还是台上搂着点呢,台底下啧啧啧,没法看没法看……

我给你说上次我去他们家……

【九良】

饼哥你快登机去吧,一会赶不上了!我们不打扰你了,挂了啊!就这样拜拜!

【一荻】

周老师您这手可太快了……(捂脸)

你倒是让饼爷说完呐!

【九·迅速冷脸·良】

不行!等他说完你们就没法播了……据说最近严打……

【孟·一脸懵·鹤堂】

周宝宝,饼哥刚才要说啥啊???我咋不知道呢?他啥时候去来着?

【九·瞬间温柔·良】

嗨,上次他去你不是累了吗,睡着呢。没叫醒你~

【一荻】

有人可怜一荻小朋友来给我送一针胰岛素嘛,我感觉我要死过去了……

 

【电话突然响了】

 

“小妖精!!!!你好久不给我打电话了!咱俩好久没打电话了!”

九·吃醋·良+九·超酸·郎:“你俩统共一周没见!!!!”

“小哥哥听说你今晚挺狠啊!嘿嘿嘿,台上亲脸?你是不是又犯错了!”

“什么叫又啊!!!”

“你上次喊老公是为啥你自己没数嘛?”

“我……上次是没睡醒!”

“???晚上九点十点没睡醒?”

“行了!你不许说了!!!”

“就说就说,略略略~”

一语致胜·良上线:“师哥,您可是天天在台上秀恩爱,您这一天得犯多少错啊!”

“我……我们那叫日常好不好!”

九·我是小霸王我怕谁·馕:“九良,你这明显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啊!你倒是想天天秀啊,你孟哥也得跟你秀啊!再说了,你这人设完全不允许你秀”

“你管我?我从这一场开始,场场秀,天天秀!去他的人设!媳妇最要紧!!!”

 

 

【一荻(眼露精光)】

嘿嘿嘿,虽然两位当事人没有给出正面回应

但是我们还是收获颇丰!这次的采访就到这里啦!

嗝~对不起大家,狗粮吃的有点饱

下次再见~嗝~


夜晚的海,看着静谧平和,实则深不可测。

人鱼像极了这深夜的海,勾魂摄魄的眸子内藏得却是吃人喝血的心思。

这是孟鹤堂第一次出门狩猎。他的父亲和母亲都来自海底的名门望族,他自小养尊处优,按说人鱼从十岁开始就该出海狩猎了,但是他的父母娇惯着,拖来拖去直到二十岁才出海看看。孟鹤堂鲜少吃肉,大多吃的都是海底的小虾扇贝,原因是他讨厌那种血腥味,但是父亲说男生得会狩猎才能养活自己的爱人,他才犹犹豫豫出了门。爹妈也不放心,派了不少人跟着他。

平静无波的海面下埋伏着一群人鱼,孟鹤堂紧张,尾巴在身后拍来拍去,水面上出现一圈圈波纹。身旁的守卫开了口:“少爷,您安稳些吧。咱得在底下等着,让水面看起来无波无浪,船员水手们才能放松警惕。”孟鹤堂听了这话愈加紧张了,全身绷得笔直,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不多久,前去打探消息的人鱼回来了,冲着带头的守卫点点头。守卫用尾巴把一个装满珠宝的箱子托出水面。

远处船上瞭望的水手看见水面上金光闪闪,满脸兴奋,报告给船长。船长拿着望远镜看了半天,指派了几个人划了小船去看看。

周九良睡梦中被人拍醒,随手抄了一杆长矛,睡眼惺忪地跟着上了船。

船行驶到海面中央,众人看着一箱珠宝眼睛直冒光,心底里都在想着拖上来自己先昧下多少。周九良一脸不开心,扒皮的船长自然不可能让他们几个私吞,所以还不如早点回去睡觉。正在众人准备抛绳子套箱子的时候,船边猛然跃起几个人鱼,瞅准了脖子一口咬住,拖进无边无际的大海中去。

血腥味迅速扩散,萦绕在孟鹤堂的鼻尖。孟鹤堂第一次知道,他吃的肉竟然来自于这样鲜活的生命。他觉得难以接受,打心底里犯恶心。看着水面上浮起的血慢慢扩散到自己身边,他剧烈喘息着,眼里都是惊恐和躲闪,眼里浮起一层水雾。

周九良手里紧攥着长矛,银枪头就正对着孟鹤堂,他却迟迟下不去手。他做海员已经有三年了,这人鱼的传说也听过不少。传说中的人鱼都是青面獠牙,杀人不眨眼的妖怪,眼前这个人鱼却是出奇的好看。他从没见过这样干净的眼睛,也没见过如此白净的皮肤。眼前的人鱼仿佛处在极度惊恐之中,大大的眼睛却是空洞的。他好像着了魔,伸手去揩他脸上的泪。孟鹤堂愈发害了怕,往后退了一下,泪滴从他脸上滑落,变成一颗珍珠,砸进水面。

孟鹤堂眼看着血把自己包围,慌不择路跳上了船。他跃起的那一瞬,映着月光,尾巴上的鳞片波光粼粼,却在跳上船的一瞬间变成两条白嫩的腿。他肌肤胜雪,是那种从来没见过光没有血色的白。这样的雪白,却染上了血,惹人怜爱。周九良鬼使神差的脱下自己的外套,去擦他腰间的血迹。

那皮肤,是凉的,那触感,像玉。

孟鹤堂怔了一下,却没有向后退。周九良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想知道他的唇是否跟他的身体一样是冰凉的。他探过头去吻他。

是,是凉的,是软的,也是甜的。像夏日里的冰激凌。

孟鹤堂看着眼前的人没有攻击性,抬起双臂抱住他放声大哭。他真是吓坏了。周九良心肠一下就被他哭软了,伸手回抱住,轻轻拍着背。

“你带我走吧,他们都是恶魔!我……我不要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我的世界恶魔更多,他们尚不如他们坦然,你敢吗?”

“你会保护我吗?就像今晚一样。”

“会。”

“那我就跟你走。”

“好。”

夜晚的海面上行驶着一艘小船,没有吃人喝血的心思,也不是表面的平静。

 


周九良站在自家店铺门口,抱着肩膀看对面的心理诊所。这个诊所已经开了快一年了,那位心理治疗师一周七天里有四天都在他的饭馆里吃,早就混熟了。

这人性格、脾气、样貌、家世样样都好,就是这个脑子不大好使。来的第二天就把自己的自己的门牌号都说出来了,就差说银行卡密码了。其实不用他说,周九良也猜得出来他的家庭肯定富裕,也不指望他养家糊口,随他怎么喜欢怎么去。九良推断,孟鹤堂能做心里治疗师,多半是因为这温吞的性子和那张笑起来超级治愈的脸;就像他能成为厨师,多半是因为爱吃和能吃(不是)。

这个诊所真正开始火爆是在开业两个月之后。缘由大抵是微博上的一个视频,发出者是诊所前台的小护士,视频内容是身着白大褂,带着金丝框眼镜的孟鹤堂,背光而坐,修长的手指翻着书,脸上的表情一会是笑,一会又皱起眉头,一会儿又红了眼眶。可是这一颦一笑都直直戳到人心坎上。视频下面当然少不了一群姑娘们的彩虹屁:“啊!这是什么神仙医生啊!!!”“手控一本正经的满足!”“这明明是360°无死角好不好!不仅仅是手啊!”“医生哥哥快看看我吧!我病了!”九良看着这些说辞,隔着屏幕翻了个眼:“哼,你们要是知道他看的是童话书,你们准得笑话他!”要不说周老师单身呢!他不了解女生对于帅哥的容忍度啊!

周老师觉得他应该鄙视这样靠脸吃饭的人,但是真香定律处处都会在。周师傅没多久就捏着挂号单敲响了孟医生的门。“咦?这不是九良吗?你怎么了?来来来,快进来吧。”孟鹤堂看了看门口的人,急忙让进来。周九良鲜少见到穿着白大褂的孟鹤堂,果然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气质和他平常呆萌的性格完全不搭边。他定了定心神,坐在沙发上。“孟医生啊,我病了。”“是啊,你没病坐着才是真有病呢啊。你有什么症状吗?”“我得了相思病了。”“想死病?这种病……从理论上来讲……”“相思病!!!”“九良,你这么暴躁、易怒,都属于狂躁症的一种啊……”周九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准备好的种种套路瞬间被人击碎,变成一口气,混杂在九良的叹息声中越飘越远。

九良重整心神,再一次含情脉脉地看向孟医生:“医生啊,我说,我得了相思病。”“哦,相思病啊……这相思病……我可能治不了,我没学过啊。要不这样,你明天再来?我给我们导师打个电话问问去……”

“不,我这个病,别人都治不了,只有你能救。”

“为什么啊?”“因为……你就是我的药啊。”

“啊?你不会要我的心间血当药引啥的吧?或者是我的眼睛???不要啊!”

“……先生,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

“嗨,原来你喜欢我啊,吓我一跳……什么???你喜欢我???”

“嗯,我喜欢你。你考虑考虑要不要和我一起,我保证好好对你,每天给你做好吃的,保证不让你受委屈……”九良越说头越低,手不断的折磨沙发上的抱枕。

孟鹤堂眼底的精光闪了闪,又迅速隐去,还是一副天真无邪,童叟无欺的样子:“这样啊……行吧……我有点饿了……”

周九良以为自己听错了,抬起头来看眼前的人。孟鹤堂盯着他又重复一遍:“我饿了……”“哎哎哎!我这就回去做去,你等着啊!我一个小时就回来!你可不许反悔!!!”话都没说完就往外跑。孟鹤堂终于没绷住笑了出来,给资助自己的干爹发了条消息:“八年抗战提前胜利!”

干爹正烫着头呢,掸了掸烟灰,拿起手机,回复一句:“我想吃满汉全席。”

是这样没错了


一把松子:

我 非常 不喜欢 粉圈 以及 粉圈的人 以及粉圈那套 




如果有一天我发现自己不小心踩了进去,我会立刻出切




我喜欢他们是喜欢他们的专业能力,艺术造诣,喜欢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呈现的舞台,以及台上台下带给我的所有正面情绪,并且在知道他们的晦暗丧气或许更甚于我的情况下,仍然努力驱散大家的负能量,而更肃然起敬




我听相声如同我看舞,看剧,看画儿,听live,而不是追 星




我喜欢的是精于一门艺术,一门手艺的从艺者,艺与人相辅相成,不可剥离,而不是一个单独的 人 ,一个信仰, 一个神话




我觉得他们的初心也是如此








有些小女孩是不是脑子糊了屎?要喜欢一个人,自己先做个人吧








大早上看九馕在自己的专场不问不唱有感




又及,这段话不敢在微博发也是我厌恶粉圈的理由之一



沙雕小段

1.0

这几天烧饼小四哥几个联手给孟鹤堂起了个外号——深闺怨妇。

孟鹤堂反唇相讥,说他们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烧饼老早就不上学了,拿着工资和小四在学校旁边租了个房子,天天腻味在一起。

九郎就住在张云雷隔壁宿舍,喊一句“日思夜想的辫儿哥哥”,人马上就能站在门口。

这四个人永远也体会不到什么叫望眼欲穿。


2.0

孟鹤堂当然跟他们不一样。

他的男朋友,是工程院的学霸。

这事他嘚瑟了好久。

用孟鹤堂的话来说,比他们这些“文盲”不知强了多少倍。


3.0

电气学院的小四第一个不服,他带了眼镜,他有文化,不接受反驳。

张云雷也表示不服,他男朋友虽然没有眼睛(杨九郎:????)但是依旧有文化,不接受反驳。

烧饼也……算了,服了。


4.0

众人都说周九良可能是看上了他的美貌和身娇体柔易推倒。

事实证明,周九良没空推倒他。

周九良正扎在题海里遨游,生怕自己被淹死。


5.0

“九良~晚上我们去吃饭呐?”

“就在食堂吃吧,吃完了我还得上晚自习。”

“九良~我们周日去看电影啊?”

“不行,我的英语四级还没过。”

……

“周九良!我们分手!!!”

“不行,等我考完试再说!”

孟鹤堂:????


6.0

在孟鹤堂的威逼利诱下,周九良终于买了两张周末的电影票。

是一部无脑的爱情片,孟鹤堂看的津津有味,周九良看的昏昏欲睡。

孟鹤堂扬言周九良要是敢睡着他就敢把他三哥的弦弄断。

于是周九良强打精神……给孟鹤堂讲述了电影中种种不合理的情节……


7.0

孟鹤堂很生气。

于是张云雷和杨九郎的二人世界泡汤了。

烧饼和小四“爱的小屋”遭殃了。

连张云雷的外甥都失去美好时光了。

于是大家以为周九良就要凉凉了,

结果喝完酒人家就入了洞房了。


8.0

孟鹤堂第二天就被一众人马拉黑了。

最可恨的是这里面还包括了觊觎郭麒麟很久还没有得手的阎壮壮小朋友。

孟鹤堂跟周九良哭诉这日子没法过了。


9.0

先生,您就剩我了啊?

那我好好对待你哦。


【堂喵+良喵】我和我的两只沙雕小猫(一)

几天下来,我好不容易算是跟这两只小猫混熟了。我决定跟他们商量一下带他们回家这个问题。

这天中午,我坐在阳台上看楼下的两只小猫,小橘猫也抬起头似乎再问我怎么还不下去玩。我去卧室裹上了上次去泰山时买的军大衣,拎了罐头和透明猫背包往下走。

我把猫背包和罐头放下,撇了一眼狸花猫的表情。果然,脸贼臭,我感觉要凉。小橘猫完全看不到狸花猫眼睛里冒起的火,对背包充满了好奇,不住地拿小爪子去挠。我壮了壮胆子,伸手去拉背包的拉链。我的前爪速度明显比不上狸花猫的前爪,它迅速抬起前爪挠了一把,军大衣瞬间就绽开了三条小口。

对于他的行为我并不感到恼怒,相反,我心里此刻正在夸赞自己的机智和勇敢,偷偷笑了一下,结果一抬头被狸花猫逮了个正着,我赶忙把我的笑收起来。

哎?不对啊!我明明是给他们提供更好的生存条件啊!为什么像偷猫呢???我噌一下站起来,准备去抱小橘猫。在看到狸花猫的那一瞬间,我刚刚鼓起的勇气瞬间就烟消云散了。算了算了,遇强智取,遇软强攻……我可能还是得智取。

我打开罐头,倒在食盆里,看他俩吃着,我慢慢的开口:“你看啊,这天儿是越来越冷了……这箱子垫了衣服虽说是稍微暖和点,但是终究赶不上家里啊……再说了,你俩在外面净跑到小区景观池里去喝水,虽说那属于锦鲤汤……但是这马上就冻上了,你俩去舔冰嘛~不如……”我话说到这,小狸花猫突然不吃了,小爪子推了推面前的食盆,趴在地上,前爪压在身子下面,一脸冷漠的看我,满脸的表情明明白白地写着:“我倒要看看你准备放什么屁”。我小心翼翼地往前推了推他的食盆,满脸堆笑,却不敢开口,生怕我自己一开口蹦出那句:“大爷~您吃着~”兴许小狸花猫是看我满脸讨好,脸上戒备的神色没有那么重了。

我决定先把他们带到家里去逛逛,他们要是还想着往外跑,我就放他们回来好了。

我拉开背包,橘猫看了看小狸花猫没有拦着的意思欢欢乐乐扭着身子进了背包。我有些紧张,不知道小狸花猫会不会跟我走。

他斜觑了我一眼,满脸傲娇跟在我后面。我小心翼翼地把小橘猫背在前面,拿手托着,还得常常回头看着点身后的小狸花猫。好容易到了家,轻轻放下,把背包打开,小橘猫跑出来,到狸花猫身边蹭了蹭。狸花猫往前走了几步,昂首阔步,巡查工作一般地审视了一圈。回过头来喵了一声,小橘猫就像得了军令一样,开始在屋里撒欢儿。

我站在身后,老母亲一般慈爱的眼神。狸花猫特别会享受,跑去阳台上,趴在家里地暖最好的地方伸了个懒腰,舔舔自己前爪上的毛。我开心的很,这算是认定了地方了。急忙忙跑到阳台拆了那一堆箱子,猫砂盆、笼子、睡垫、储粮箱……一样样拆出来,组装好,摆放好再跑去找那只小橘猫。

他此刻正趴在我的洗漱台上,开着水龙头冲脑袋,不住地变换姿势试图喝一口水。我没忍住,扶着门框笑得直不起腰来,赶忙去抱起来拿着毛巾给他呼噜头顶的毛。这个小傻子哟!我瞅着他越看越可爱,抱在怀里挠挠他的下巴,想抱去卧室拍张照给大家秀一秀我新得的小猫,结果走到门口一看我就崩溃了。

谁说只有哈士奇能拆家的???

小橘猫仰起头来一脸骄傲看着我,张口喵了一声。我怀疑他说的是:“快夸我快夸我!”我:微笑脸。他一看我脸色不对,从怀里挣扎着跳下来,一溜烟跑到阳台上。我一路追着跑过去,却被狸花猫一个眼神杀了回来。

得,自己招来的主子,自己宠着呗。这往后的日子哟……


【堂喵+良喵】我和我的两只沙雕小猫(序)

一起生活久了,两个人难免觉得无聊。靠在沙发上,电视开着,里面的人一脸兴奋,外面的人却满脸冷漠。我抱着手机看我的小说,六哥把头枕在我的腿上,在笔记本上敲着他的工作报告。俩人毫无交流,屋子里只有电视机里女演员叽叽喳喳的声音。

所以当小六像装了弹簧一样从靠背上弹起来的时候,我的下颌骨差点被顶飞出去,他把笔记本随手扔在沙发上,一手揉着我的下巴骨,一手捂着自己的头顶,眼里晶晶亮:“咱俩买只猫吧!”

我看着他一脸无奈,不知道他又看了什么标题为“萌化你”的视频。我叹了口气:“与其去买一只还不如收养了小区楼下的流浪猫,冬天到了,咱也算是做善事了。”

他没有应我,回过身去拿起他的笔记本继续敲敲打打。我以为他是因为我这个不冷不淡的态度生气了,直到我第二天跟楼下的快递小哥大眼瞪小眼,我才知道,我错了。

我努力将一堆猫砂盆,猫水碗逗猫器和几袋猫粮拖回家,给他打电话努力忍住不骂他:“六哥,您能告诉我这一大堆东西您是准备干嘛吗?”“你昨晚不是同意养猫了嘛!”我扶额:“六总,我是同意了养猫,但是咱这猫都没有呢,先买了猫粮,万一不适合它可咋办啊?”“买猫粮就是为了引诱猫啊!”我:“喵喵喵?引诱?!听起来好像不是什么好词……”“咱小区里好多猫呢,引来哪只算哪只呗。”我终于忍不住挂了电话,心里恨不得骂娘。

小区里的猫是不少,但是小区这么大,每只猫都有自己固定的活动范围。好巧不巧我们家附近的两只猫,一只胆子小到见了人调头就跑;另一只凶得让你怀疑是不是你站在这里是抢了它的地盘。能引来才是有鬼!

我把六哥买的东西一件件拆了箱,摆到阳台上去。一抬头那只胆小的小猫正在对面花坛上抬着小脸儿怯生生的看我。

我其实挺喜欢这两只小猫的,一只是小小的狸花猫,另一只个头不大身上带着点橘色的毛,总是把两只前爪压在身子底下,眯起眼来趴在另一只高冷的小猫旁边晒太阳。看它那个神色总是以为他睡着了,其实机警着呢!你还没走近,它就站起来抖抖毛跑远了。

我从箱子里拆出六哥买到的逗猫杆,隔着玻璃冲它晃晃。我眼看着它的眼睛亮了一下,就知道这事有门,拆了猫粮拿了个罐头准备往下走。再抬头时,胆小的猫已经被那只冷漠的猫护在了身后。它看见我起来,往外又探了探头,对我手里的东西依旧保持着好奇。那只冷漠的猫抬起前爪把它的小脑袋摁回去,我分明看到它眼底变成温柔的神色,可是转过头来看我的时候,又是一脸冷淡和戒备了。

算了算了,我估计也是够呛能引诱来了,看着眼前这一堆跟猫有关的东西,仿佛能看见一堆堆红票跟我挥手说再见,肉疼的很。想了想还是倒了一些,拿了两个罐头往楼下走。

走到楼下花坛那里,冷漠的小猫一脸戒备,胆小的猫估计是问到了香味,竖直了尾巴站起来看着我。我把盛着猫粮的猫食盆放下,往后退了两步,示意我不会动他们,等他们凑过来吃。冷漠脸的小猫凑过来闻了闻,低头尝了一口,仿佛是试毒一般。估计是觉得没什么问题,抬头冲着胆小的小猫喵了一声。那只小猫欢快地跳过来,一头扎进食盆里。果真啊,还是没有辜负了它背上的橘色毛发。

我打开了罐头,没倒出来,放在花坛边上,又怕罐头太锋利划伤他们,只能等他们吃的差不多了,给他们倒在食盆里去。这会儿估计两只小猫也吃的差不多了,伸出粉色的小舌头来舔嘴边的毛。

我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两只猫倒像是有默契一般,抬起头来看我。我坐在花坛边逗了他们一会,天渐渐的暗了,胆小的小猫抖了一下。我突然想到,转头跑上楼去,拿了快递的两个大箱子,找了些破旧的衣服垫在里面,拎起来往下走。

给他们安置好,小狸花猫进去溜了一圈,领导视察一样的气派。小橘猫可不管这个,跑进去打了个滚,肚皮朝上,欢快地很。

一连几天,我都跑到楼下去坐在花坛边喂喂他们,陪着他们晒太阳。一开始小狸花猫还是一脸戒备,到后来混熟了,索性就不理我们,我和小橘猫玩的开心,他就在旁边闭着眼晒太阳。有时候小橘猫跑到他身边去咬他的前爪,想要拽他来跟我们一起玩,他就施舍我们一个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换个姿势依旧睡他的觉去。

【良你】 日常

你还是有点生气,但是又舍不得这张票,终于卡着点上了火车。

想起昨天九良出发之前两个人的争吵,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左不过是你刚拖了地他就拖着箱子提提踏踏留下一串脚印,转而跑去衣柜揪出两件满是褶子的衣服哀求你给洗了熨一下……

但是两个人过日子嘛,难免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争个面红耳赤。你嫌弃他生活上总是大大咧咧,又借着到处赶场的由头躲避家务,他则说你像个老太太,总是念念叨叨没完没了。战争一触即发,你把九良的箱子推出门,轰着他赶紧走,九良也生了气,夺门而出。

你拿起手机看了无数次,没有未接来电,没有微信更没有短信。你消下去的怒火又燃起来,转头却又安慰自己,他可能在忙。

你老早就买了这一场的票,想给九良一个惊喜,卧室床头柜的抽屉里躺着一个精致的盒子,外面的包装纸不知被你来来回回换了多少次,总觉得不满意,不够完美,里面放着的是从相恋到现在攒下的情书和写满缱绻情愫的纸条。你又一次撕开外面的包装纸,展开里面一张张纸摆在眼前,有些纸已经开始发黄了,有些纸被折了无数次,从折痕处裂开,有些纸上的字迹已经晕开,倒不是沾了水,是你的泪珠干的。

一张张看下去,你越来越明白,即使生气吵架九良也已经变成你生命的一部分。把这些纸一张张折好放回去,拿起压在盒子下面的票,扣上一顶帽子出了门。

跑着去赶火车,到达九良在的城市。你有一种在追星的错觉。你看着剧场门口长枪短炮等着拍他的姑娘们,心里突然涌起自豪感。他这么优秀,他是你的爱人呐!你一身休闲风,听着人群喊:“周老师来了”踮着脚,借着缝儿去看他,真跟捧角儿的人们没什么两样。

九良似乎能感觉到你的存在,眼神投射过来,结果却被身前严严实实的人墙给挡住。他扫了一圈,没找到,摇摇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你看着他这副模样,捂着嘴乐起来。你就知道,他是忙给耽误了,心里的火气也烟消云散。

跟着人潮挤进剧场,在第二排正中稍偏左一点的位置坐下。终于等到九良上台。你抱着盒子跟着送礼的姑娘们一起挤到台前去,跟人家大包小包的一比,你确实有点不像话。

眼看着他走过来,听着耳边小姑娘们大喊:“周老师好帅!啊!!!我死了……”你忍不住鄙夷了一把:“哼,这是我男人……当然帅!”

你把帽子往上推了推,一面递给他盒子,一面笑着冲他喊:周老师,你好帅!九良听声音一愣,抬起头看见你冲他眨眨眼狡黠一下,他也被你逗乐了,接过盒子趁人不注意轻轻攥了你的手。

你回了座位,跟着一群粉丝一起起哄,笑得前仰后合。

九良下了台,没几分钟就收到了他的微信:“手好凉。”

你笑了笑,回道:“因为没有你”

你能猜出他此刻的表情,肯定是挑挑眉毛又皱回来,思考一会又笑出来。

“坚决将暖手宝的功能发挥到底!”


【采访】惊!孟周两位老师私下感情竟是这样!

【一荻】:

大家好,我是小记者一荻。对于最近大家反映的周九良日渐冷淡,在成为大猪蹄子的路上一路狂奔的问题,我决定冒死去探求一下事情的真相。请大家跟我来吧~

前面这个身影好像是饼爷呢!烧老师!!麻烦您等一下……

【烧饼】:

???你是在叫我?

【一荻】:

烧老师,您好。我是孟周八卦台的小记者,一荻。今天来是想采访您一下私底下周老师和孟老师感情如何呢?

【烧饼】:

(突然暴躁)你少跟我提孟鹤堂!这小子!之前掰坏了我的葫芦……我忍了!!我好不容易补起来……这几天又毁我一卷胶卷!你说说他又是师弟,拿水灵灵大眼睛一看你,谁还发得出脾气啊!

【一荻】:

(眼见得烧老师情绪日趋激动,打量一圈烧老师的肌肉块,抱住小话筒缩在一旁瑟瑟发抖)烧老师……您别……别激动

【烧饼】:

气死我了!诶?你刚才说啥来着?九良和小孟?

【一荻】:

(疯狂点头)

【烧饼】:

你一说周九良我更生气了!你说说!孟鹤堂成天糟践我的东西,周九良从来不拦着。我一瞪孟鹤堂吧,他就把他护在身后……你看看他现在的体型!我都够呛推得动他!都是周九良纵得他!诶?四哥!!你等我会儿~   我不跟你说了啊,我跟四哥对活去了……

【一荻】:

烧老师再见!

照烧老师这么说……大猪蹄……啊不是!九良老师很宠孟哥呢……


此刻,远处传来声音……

“杨九郎!我现在让你给我泡杯茶你都不去了!你你你!你肯定是外面有别的狗了!”

“诶呦,角儿我哪敢那!再说了,你不是会炖狗汤吗……不是不给你泡,你这没吃饭一会又该吐酸水了……”

【一·超没眼力见·荻】:

杨老师,张老师打扰一下……我是孟周八卦台的小记者,一荻。想采访一下您二位对于孟鹤堂、周九良老师的感情生活有什么看法吗?

【九郎】:

对于他们俩人的感情问题……

【二爷】:

小哥哥和九良?哎!我知道我知道!!!你们都说周九良是性冷淡,哼,你们都是被他骗了!他才不冷淡!见了小哥哥就跟蚊子见了血似的,那家伙,给他根尾巴他就是金毛!还有啊,他俩上次在更衣室……

(九郎冲过来捂住了嘴)

【九郎】:

磊磊,不能说了……这要往外播呢啊!

【二爷】:

唔???

(我就是想说他俩在更衣室,周九良还给孟鹤堂按摩腰呢!这多宠啊!这也不能说???)

【九郎】:

那啥……一??

【一荻】:

一荻

【九郎】:

哦,一荻……今天的采访就到这吧,我带磊磊吃饭去了,再见了您内

【一荻】:

好的好的,谢谢两位老师的配合!

果真还是师兄弟们知道的多啊!!!啧啧啧,想不到周老师跟孟老师……

【九·突然出现·吓你一跳·良】:

周老师跟孟老师怎么了???

【一·瞬间怂·荻】:

啊,周老师!没没没……没什么……

就是最近……网络上有很多人表示您对孟老师有点冷淡……对此您有什么要辩解的嘛?

【九·冷淡·良】:

没有

【一荻】:

(小声bb)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那周老师……(抬头,周老师已经走远了……)

哎……算了吧


“周宝宝你就不能慢点走?!你……丧良心!”

【一荻】:

孟老师!能耽误您一会时间吗?

孟老师,您好。我是孟周八卦台的小记者,一荻。最近大家都在为你鸣不平,说周老师……

【孟·自己孩子最好·鹤堂】:

我们周宝宝怎么了!我们周宝宝不胖!你们不许说他胖!

【一·满脸无奈·荻】:

我们没有说周老师胖……我们是觉得周老师……

【堂堂】:

我们周宝宝长得多可爱啊!不许说他眼睛小!

【一荻】:

不是……我们是觉得……

【堂堂】:

他和璇儿哥就是关系好而已!

【一荻】:

(捂脸)算了算了,周老师最好!周老师最棒!孟老师您走吧!

再见再见……